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万岭(京)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吴冠中晚年的艺术

2011-05-11 16:14:2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万岭
A-A+

  吴冠中是这个世纪后半叶以来,在绘画艺术领域,将东西方融合后,又呈现出东方韵味最杰出的大师,他的成就在他这一代人中,与海外的赵无极、朱德群同在一个高度。吴冠中是东方文化在二十世纪人类文明大交融时期闪烁在中国的一颗星星,他的光芒将继续在未来的多元文化格局中释放出东方文明的底蕴,这种底蕴将超越时间和潮流的变化,永久的浇灌着绘画这门永恒的艺术。

  吴冠中先生晚年在书法领域作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探索,因为他的画太深入人心了,以至于人们可能忘怀了他还是一个在书法领域有着特殊成就和贡献的大艺术家。吴冠中早年受业于著名画家潘天寿先生,潘天寿曾对吴冠中说过:“有天份,下功夫,学画二十年可见成就,书法则需三十年。”可见书法艺术的高深和莫测。汉字在中国已经有了八千多年的历史了,从最早的彩陶符号,到后来的青铜器铭文,再到秦代大篆和小篆,汉代的隶书简牍,魏晋的碑体风骨,唐代的楷,宋代的行草.....数千年的时光,沉淀了中华文明独特的汉字书写艺术,它的抽象的线条美,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东方独特的美。中国书法,所包含的形象、意向、抽象等因素,体现了概括和洗练的表现形式。处在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时代的人来观看,她所呈现的丰富性和多元性,即是中国的,又是全世界的。

  吴冠中先生早年留学法国,研习了从文艺复兴到古典主义,再到印象派,抽象派的各个流派的艺术,他发现东西方艺术的发展脉络都经历了从描摹到表现,然后逐步进入借物抒情和创造造型意境的共同规律,尤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西方抽象绘画领域,更多的吸纳了东方的美学,将中国绘画和书法的点线面的抽象美融进西方的抽象绘画中,在这个领域中产生了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大师波洛克等画家,还有伊夫克莱因、克利、蒙德里安等。而吴冠中从个人角度开始的形式主义探索,在其开始阶段,并没有多少知音,他对形式美的呼唤和对画面着重以点线面构成的个人追求,在当时还受到了一定的批判。但他的努力终于获得回报,成就了一代大师的地位。他无论水墨还是油画,都呈现出一种让人心情愉悦舒缓的美。

  吴冠中谈起书法艺术也很有见地。他认为书法首先要让别人能看得懂,这与绘画不一样,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和需要表达的意境融入其中,扩张自己的个性和内涵,别人看得懂看不懂不要紧,只要能自圆其说就可以。而书法则不然,必须跟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一定要和时代能够结合,能够交流。古代人的字,古代人看得懂,而现代人大多数看不懂,这不能怪古人,但也不能怪现代人,不同的时代需要不同的审美。比如汉代流行隶书,唐代注重楷书,宋代又转变为行草等等。

  “书为心画”,书法最早对于吴冠中来说是属于画作落款的需要,他从赵孟頫、石涛等古代画家的画作中感受到落款的画意,这种书写汉字营造的画意贯穿着中国绘画的审美,同时也酝酿着吴冠中晚年书法艺术的探索方向。在吴先生最后的几年生命时光中,他极具个人风格元素的书法艺术作品问世了。在他的这些书法作品中,我们很难用传统书法的定义去评价这些作品,因为这些书法作品充满了构成和画面感,仿佛是画出来的字,但行笔的速度又是在写,而且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为画而写,那这里面的奥妙是什么呢?这是源于吴先生对他所写的内容的意境深深酝酿于心,将汉字的型与意烂熟于心后,提笔既成就了他所写内容的“文字之美”。文字的美在全世界各个文化中,恐怕只有中国的文字能承载关于美的各种开发,因为我们的文字是象形的,在象形的基础上再去会意,这使得中国文字有了无限表现的可能性。从这个角度出发,吴冠中找到了自己的书法语言,于是诞生了一系列趣味横生的书法作品。比如《妈妈》、《我负丹青》、《思蜀》、《风筝不断线》、《生命的风景》、《霸王不别姬》、《紫禁城》、《诗画恩怨》、《驰骋》、《孕》、《愿借名驼千里足送儿还故乡》、《收藏贵精》、《墨海银丝》、《画里阴晴》等等让人百读不厌的如画之书。这些书法作品墨色浓淡层次丰富,字体的大小和字与字之间的布局充满了结构上的推敲和点划之间的经营,让一幅幅不同内容的作品呈现出独立的与所写内容相关的意境。比如《紫禁城》,三个字相互紧紧地扣合在一起,笔画厚重,字与字之间首尾相连,仿佛紫禁城中的各个宫殿楼宇间的紧密关系,又仿佛是从空中俯览紫禁城的全貌,一座由多个大殿和房屋组成的恢宏的皇宫。吴冠中用浓墨来书写这三个字,将历史的厚重和皇宫的威严浓缩在一幅如画的书法作品中,成为了让人不断玩味的“如画之字”或是“如字之画”。而《妈妈》相对《紫禁城》显得更飘逸和灵动,将对妈妈的思恋和儿时的回忆呈现在这两个字的结构中,妈妈两个字的女旁和马的竖弯钩被吴冠中书写成两个夸张了的弯钩,仿佛是妈妈的臂弯怀抱着年幼的孩子,而妈字的四个点仿佛是孩子的脚印,荡漾在妈妈的母爱之中。但《母亲》这幅作品与《妈妈》的用笔不尽相同,《母亲》的用笔比妈妈更浓更雄浑厚重,因为母亲是一种对妈妈的尊称,而妈妈是口语的称呼,这两种不同感觉的细腻体会,也被吴冠中准确的表达出来了,可见大艺术家内心深处的情感是何等的细腻何等的敏锐和敏感。如果没有这样的细腻情感和洞察力,是不可能表现出如此丰富的表达层次的。另一幅作品《风筝不断线》是吴老著名的一句话,这句话为内容的书法作品比另外的一些作品看上去要充满动感,将风筝的飘动和风筝与线的关系通过书法的线条表达了出来。其中的线字右边的笔画被拉长了许多倍,隐喻的表达出风筝的线,而这线在宣纸上是一道用毛笔书写出来的墨线,这种完美的结合将作品的意境和手法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了,深深地体现了“形式即内容”的核心意义。

  在这些书法作品中,并不都是白底黑字,许多作品上有吴老习惯使用彩墨,在这些由点和面组成的彩墨上用浓淡不同的墨色书写汉字,结合在一起后,呈现出无比丰富的阅读感受和视觉体验。这正是吴冠中书法作品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吴老的一些书法作品并不是像许多书法家那样,拿起笔来就写,它往往会为几个字推敲和构思很长的时间,并且在纸上做多次反复的实验,研究字形和字与字之间的布局,甚至还要研究是用淡漠还是浓墨来书写不同的字,以达到字和意的完美结合。《思蜀》两字至今还保留有吴老灵感来临时,在一个信封上信手拈来的尝试。

  这批作品中的一部分曾经在吴冠中先生去世之前头两年展出过,取得了美术界高度的评价,随料到,两年之后,吴老病故,这批作品竟成为了先生最后的绝笔。仙人已逝,怀念之情难以言表,唯先生暮年的这些杰作点亮了他艺术生命最后的辉煌......吴冠中享年91岁,在艺术家中算是高寿,艺术家越长寿,成就就会更大,毕加索、提香、齐白石等等大师都是高寿,并在晚年达到了返璞归真的最高境界。

  中国画的运笔来自书法,中国画是线条的艺术,是在抽象中传达意向和气韵的艺术。吴冠中暮年时,从国画的世界中回到书法,回到中国画的根,在书法的表达中返璞归真的回望了艺术的本源,达到了另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和个人的丰碑!

  在吴冠中生活的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绘画艺术还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将中西绘画语言和技术手段结合得如此完美,如此的呈现出广阔的个人的独特语汇,他的成就超越了时代,他的一生独立的进行着个人的探索,在探索的初始阶段,在不被当时的潮流接受,甚至被批判的时候,他坚持了自己的信念,坚持了自己个人的求索之路,如同一位艺术的烈士,将自己的生命化着不断线的风筝,飞过数千年的历史沉淀的中华大地,找到了东方的永恒的美,凝固于自己无数的作品中,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竖起了一块永恒的丰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万岭(京)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